02.jpg

Krakow 克拉科夫,對她的喜愛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

在離開後曾經認真考慮學習波蘭語,然後申請打工簽證回到 Krakow 長住

不過就一直只有留在腦袋中,因為也深怕重回舊地萬一失望怎麼辦

只在Krakow待了三天,竟然有近鄉情卻的恐懼(只是腦袋中幻想近鄉就覺得擔憂)

 

從奧地利Graz到Krakow,交通不便,找來找去決定還是到維也納搭夜車到Krakow

在歐洲還沒搭過夜舖火車,我很好睡所以過夜交通都是第一首選,可移動又可省住宿費

因為奧地利的地形,火車路線也是繞來繞去。

直線看來不遠的維也納,卻要先往回繞遠路到別的城市轉車。

 

跨國火車是波蘭的,理所當然的取名蕭邦Chopin,路上還會跨過捷克

四人房的車廂只有我和兩位日本母女,很有禮貌,頓時對財物安心許多

雖然位置窄窄的,但安頓好大小背包躺下後也還算舒適,拉了毯子讀起自己在這趟旅行中寫的

然後又寫下:"短短的幾個月發生好多,從一開始的興奮到迷惘,我都幾乎忘記開始旅行的心情了。

那些曾經如此要好的朋友一起的時光到他們決裂,寫那些路上認識的新朋友,有些要的不同而不再連絡,

有些又再不同地方見面總是輕鬆開心,有些一期一會但也許會再見,

有人成為我現在如此重要的人但總是有分開的時候。

旅行時好多人事物都那麼真實又那麼不真實,像夢一般。

因為身邊的人來來去去,所以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說想說的話,但旅行結束後到底那個才是真實的?"

 

大清早列車長一一敲門叫我們起床,在火車上簡陋的廁所隨便刷牙漱口

昨夜以為還算舒適的臥鋪,想必毯子很髒,我全身被跳蚤叮滿,覺得非常惱怒。

背起大小背包走到車站大廳,遍尋不著波蘭好友 Aga,折騰了半小時多才回到月台上跟她碰面

中間因為她手機沒錢,只好清晨把姊姊叫醒(後來鬧到全家都起床了)打國際電話給我,問我在哪

又誤會我的火車開到下個城市但我沒下車,又打電話到下個車站請站務員找"個頭小小的亞洲女生"

原來是 Aga 在月台上的前端等我,沒看到我從後端下車而錯過

 

好不容易碰面,Aga 先說我們要快點去計程車那,因為計程車司機脾氣很大,而且整車的乘客都在等我們

(剛一番折騰,司機也幫忙打了一些電話尋找個頭小小的亞洲女生,伴隨許多髒話)

司機是個爽朗的胖大叔,開著一部非常破爛的計程車,

專門在夜間營業,讓喝醉和夜歸的乘客共乘,大部分都是熟客

司機聽不懂英文,一直叫 Aga 翻譯,說他想來台灣開計程車,叫我帶他去

講的每一句話都帶髒字,但是非常好笑,Aga 一路上都在大笑

Aga 前一天和許久不見的好友們去喝酒到四點,司機先帶她的朋友們回去,

過一小時再打電話把喝醉又才睡一小時的 Aga 叫醒,說:他媽的到底要不要去載那個亞洲女生!

到車站的路上,司機順便把一個共乘醉漢載回家

那位醉漢聽到他們要去接一個亞洲女生,吵著也要一起去,說他非常喜歡亞洲女生,要跟我求婚

司機罵他:你醉得跟屎一樣是要怎麼認識女生!然後就載他回家了。我就這樣失去一段姻緣(?)

路上還又接了一對醉翻的情侶,女生坐在前座,很想吐卻在吐出來前昏倒睡著,

下車時還緊緊擁抱司機又給他個香吻

 

波蘭是這樣的,人們都很會喝酒也都喝很非常多

在華沙 Warsaw 的青旅,我問了櫃台女生波蘭的自來水能不能生飲

她回答:yes when you are drunk. 

 

在路上 Aga 一直給我心理建設,說我們在 Krakow 借住的朋友家是她非常好的朋友

但他家就是...."一個單身男子的公寓",如果我覺得受不了我們可以改住 hostel

他已經很多天因為沒繳帳單家裡被停電,一直到前一天 Aga 到達之前才為了我們要借住而去繳錢

現在雖然有電,但熱水器還是壞的,所以沒有熱水好用

到了 Staszek 家,Aga 帶我到一個堆滿樂器的房間,把沙發床拉出來,並拉了兩條尚可稱為被子的睡袋

Aga 用嫌惡的臉試聞了兩條被子,把其中一條遞給我,說:這條比較不臭給你

一邊有好多話想說,但又敵不住睡意,我們就在沙發床上蓋著異味睡袋睡到中午

 

先是一個宿醉的吉他手衝進來擁抱 Aga,說要先離開,

然後公寓主人 Staszek 拎著一個小玻璃罐進來,坐在沙發床旁

聊了一陣子我才意識到 Staszek 正一邊用叉子吃著玻璃罐裡的 nutella

後來 Aga 偷偷跟我說:Stasienko 蠻怪的,他從以前就喜歡把 nutella 分裝在小玻璃罐中,隨身帶著吃

[A traveler's note] 早餐理論

趁著 Staszek 去梳洗時,Aga 偷偷播了他樂團的歌,說:你不要看 Stasienko 這麼怪,他其實唱歌很好聽

多年超級好友的 Aga 總是用這種口氣形容 Staszek,

但 Staszek 本人其實是高大帥氣有著銀綠色眼珠的才華音樂家,有著天使歌聲和感人創作的薩克斯風手

和 Aga 的另一個超級好朋友 Michał 組成樂團 FOURS collective,而我立刻就成為忠實歌迷了。

 

01.jpg

下午兩點,我們終於準備好出門。

Krakow 市中心在二戰時不像首都 Warsaw 一樣受摧殘,保留了好幾百年的古蹟樣貌

但更多的是和幾個月不見的 Aga 跟很喜歡的新朋友 Stasienko 在他們最熟悉的城市中閒晃

去他們大學時代最喜歡的 milk bar(隨處可見的波蘭傳統小吃店,便宜大碗好吃)

去 Stasienko 的口袋咖啡廳進行我們覺得最有效的治療方式 Coffee & Cake therapy

去他們每天下課時喝一杯的伏特加店 Szambelan

 

​​​​​​DSC07006.JPG

有著各種口味的伏特加,甜甜的又十分便宜,蔓越梅、玫瑰、草莓、櫻桃、蜂蜜

下午就已經喝得暈暈,每天都來報到

 

和晚上要去看表演的 Stasienko 暫時道別後,和 Aga 搭巴士到另一個小城市郊外拜訪她的家鄉

完全不會說英文的 Aga 爸媽仍然十分熱情,要 Aga 和她姊姊翻譯,還要我說中文給他們聽

Aga 說:你現在說一串髒話也沒關係,他們還是會說好好聽喔

當然要繼續配酒,Aga 媽媽拿出他們前陣子去 Croatia 買的甜酒

同樣是 FOURS collective 歌迷的 Aga 爸爸,聽到我因為缺貨沒買到專輯,到車上拿了 CD 播

 

12.jpg

好想買到(嗚

[待續] 

 

---

延伸閱讀

2014 歐洲背包18國

[玩][住]Als Island,丹麥。恐龍島打工玩耍換宿

[玩][住]Öland Island,瑞典。天堂般的打工度假換宿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inrose 的頭像
pinrose

pin's

pinro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